第三十五期 2018/06


單元一〈從公法人理論與實踐發展觀察部落公法人〉 王韻茹

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二條之一規定,經原住民族委員會核定之部落為公法人。據此,我國行政組織法上將再增添公法人之實踐。行政組織法學理上向來不缺乏對於公法人的討論,惟立法實務上對此類型組織始終相當遲疑。在通過行政法人法之後,實務上出現越來越多的行政機關法人化的實踐。本文欲從理論與實務發展探討,部落公法人與公法人概念的關連性,以及此類公法人與既存的公法人類型的異同為何。從部落公法人立法資料觀察,此一立法似乎以「重建部落傳統組織、準備原住民族自治以及原住民族集體權利行使」為目的,而選擇以「公法人」組織形式作為達成上述目的。就此而言,部落公法人的設置似為部落自治的過渡形式或者協助達成自治之目的的中間組織,目前法制規劃是否有助於此一目的達成,有待進一步探討。


單元二〈遠距醫療態樣與行為責任分擔初探〉 曾士芬、蕭宏宜

醫療藉由科技發展之輔助,可克服距離限制。本文將遠距醫療類型化,同時解構醫療行為,分析其與遠距醫療之相容性,並進一步探討醫療義務、過失與團隊責任之分擔。遠距醫療之應用,首先分辨是否緊急,其次判斷現有資源人力,遠距醫療是否可行,第三瞭解問題是否為遠距醫療高相容性之階段,最後選擇通訊方式。此外,建議放寬遠距醫療適用地區,鬆綁遠端醫師資格之限制。期待本文之整理,有助於增廣遠距醫療服務範疇,守護民眾健康。


單元三〈論德國指定醫師費制度〉 侯英泠

德國透過指定醫師費讓特殊專科醫師願意受僱於醫院,維持醫院之醫療品質,也讓醫療經驗得以傳承。為了避免醫療資源被少數人壟斷,並肯定職務代理之可能性。同時透過嚴格的醫院職務代理可能性之特殊說明義務要求,以保障病患之自主權。只要法條能適度規範,指定醫師機制,並不會造成「名醫被少數人所擁有」之不公平現象,其所實現的是一個立足點平等,而非齊頭式的平等。可知重點不在禁止,而是適度之規範。

未來若臺灣能施行指定醫師制,重點在於細緻規範這錯綜複雜之法律關係。本文肯定德國學說與過去實務之見解,指定醫師制度建構,在臨床實務會成立三種契約:醫院醫療契約、選擇性給付醫療合約與醫師附加醫療契約。以醫院醫療契約為主契約,而後二者為從契約,僅具債之拘束力,指定醫師僅在親自執行時,或者經病患同意之職務代理人執行醫療手術時,有指定醫師費之給付請求權。



回目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