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期 2017/06


單元一〈參與犯罪之脫離與中止──以我國與德國之法制為核心〉 徐育安

我國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二項對於犯罪參與中止之規定,其要件與單獨正犯之中止幾乎相同,該項立法受到批評,其並未顧及多數人參與犯罪與單獨正犯之差異。中止作為個人解除刑罰事由,對於參與犯罪的數人來說,涉及犯罪結構的解體,當然也就涉及各種參與型態之性質與成立要件。本文之研究即在於指出,參與犯罪之人於進入著手階段後,仍得藉由削減其犯罪貢獻以改變犯罪參與關係,其部分減少者將使犯罪型態改變,由共同正犯變為共犯,而完全排除者則不再為其他成員後續的行為負責。至於成功脫離犯罪參與關係者是否有中止犯成立之可能,按我國法之規定雖不同於德國法,但法理上仍可適用準中止之規定。


單元二〈論環保條款於投資協定之新定位〉 薛景文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 UNCTAD)於二○○八年的報告中指出,新一代「雙邊投資協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ies, BITs)或「國際投資協定」(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greements, IIAs)中將勞工、環保等考量納入投資協定內,而不再將投資與環保需求截然兩分,減輕國際法規範「破碎化」(fragmentation)的問題,而晚近的區域貿易協定更同時納入環保專章以及投資專章。觀察目前第四代BITs或IIAs,地主國因環境保護措施,多有直接於IIAs下,訂定特定之環保條款,以符合個別會員國之環保需求。此模式似乎意在直接改變國際投資法傳統之規範方式,從投資人保障之單元視角,改成投資人保障與永續發展之二元並重。觀察其中環保規範之態樣,大致可區分為前言宣示、政府規制權利之保留、「同類情形」之闡述、實績要求之例外、間接徵收之例外、標準之維持、專家報告審查、特定環保要求條款,以及得受援引之環保條款等九種規範形式。然而,要達成二元並重似非以變更單一條文即可完成,故本文將一一檢視投資協定所採用的幾個方法,是否真的有助於環境保護,而何種規範模式較具有實益,實際運作上之困難為何,又在制度設計上應考量的重點為何,最後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環保專章以及投資專章的互動為例,加以評析。


單元三〈成立WTO爭端解決小組之請求與「先決異議」〉 葉錦鴻

所謂「先決異議」(Preliminary Objection)是指當事國就國際裁判或仲裁提起對本案無管轄權的主張。WTO「爭端解決規則及程序瞭解書」(Understanding on the Rules and Procedures Governing the Settlement of Dispute,以下簡稱「DSU」)第六‧二條規定,WTO成員國提起成立爭端解決小組之請求,必須符合「書面提出」、「必須指出是否已進行諮商」、「標明系爭之特定措施」(identify the specific measure at issue)、「提供控訴之法律摘要,以使問題得以明確呈現」(provide a brief summary of the legal basis of the complaint sufficient to present the problem clearly)四項要件。倘若控訴國之請求缺少四項要件之任一要件或對要件之陳述不夠明確,被控訴國即得提出「先決異議」。

囿於過去被控訴國在WTO爭端解決小組及上訴機構程序進行中,所提出的「先決異議」,幾乎環繞於小組之請求有無符合「標明系爭之特定措施」及「提供其提起控訴之法律摘要,以使問題得以明確呈現」,因此,本文只就此兩個要件加以討論,希冀透過對WTO爭端解決報告的歸納及分析,以瞭解實務如何發展、適用、解釋這個概念。


單元四〈論德國「逃避刑事程序之虞」羈押原因〉 陳松檀

我國刑事訴訟制度就「保全性羈押」中,關於以保全被告在程序中到場之對人強制處分類型,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僅限於以被告逃亡或有逃亡之虞為其羈押原因,就實務上時而所見,被告並未逃亡,而係以不當使用或停用醫師處方藥物等,自陷無就審能力狀態之方式,達到逃避刑事審判及執行之情形,則無法規範。本文將藉由介紹德國法關於「有逃避刑事程序之虞」羈押原因之規定,說明該國對於類似情形之處理方式,以供參考。



回目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