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期 2016/06


單元一〈再論內線交易持有說與利用說──從最高法院九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三三號刑事判決(訊碟案)談起〉 黃章令

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仿效美國財經法中的禁止內線交易。那麼內線交易責任是不是只需所謂的「獲悉」或「實際獲悉」影響股價的內線消息,再加之有證券交易行為就可以構成?簡言之,對此肯定者即持有說,反對者即利用說。臺灣司法實務界近乎直覺地站在持有說一邊,不但張冠李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不予採用的平等取得資訊理論,而且僅從文義上孤立解釋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更削足適履地因舉證困難而否定利用說。

所以本文將從訊碟案談起,整理最高法院近十多年在類似內線交易案件中主張持有說的主要理由,並結合美國內線交易理論的發展、挑戰以及其實務案例,進行比較分析,最後對訊碟案中最高法院持有說的理由一一反駁,以主張判斷內線交易責任易採用「利用說」。


單元二〈客觀淨額所得原則的憲法基礎以及界限〉 Joachim Englisch著/邱晨譯

客觀淨額所得原則雖然係為量能課稅原則的從屬原則,然而,本文作者為了突顯其於法律上的重要地位,在法源的依據上,以向上延升之方式,試圖為客觀淨額所得原則找到憲法上的依據,並同時強調,在符合比例原則的審查下,能夠為其限制找到合法性。並藉此突顯,稅捐體系合於一貫性法則的重要性。

此外,客觀淨額所得原則雖然僅涉及在所得稅法上與收入有關的費用扣除,然而作者以開拓的視野,將所得稅法上的“獲得收入之相關費用”與營業稅法上的“消費費用”以及基於“私人”原因所產生的費用作聯結,並強調,不可支配的所得除了不能作為所得稅的核課基礎外,對於用此不可支配的所得作為消費之費用,亦不能作為營業稅之核課基礎;此外,涉及生存必要、義務性規定的費用,縱係其因私人所產生,仍應允許扣除。


單元三〈論專有部分、共有部分與約定專用部分之判斷──以屋頂突出物與地下室停車位為例評最高法院一一年度台上字第六四三號民事判決〉 邱慧洳

區分所有建物之特定部分倘為專有部分,特定區分所有人對其得自由使用;若為共有部分,於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施行前,特定區分所有人或他人須透過分管契約之約定,始能取得該特定共有部分之專用權。職是之故,區分所有建物之特定部分被判斷為專有部分或共有部分,影響區分所有人之權益甚鉅,本件即涉及區分所有建物之屋頂突出物與地下室停車位為專有部分抑或共有部分之問題,本文參照我國司法實務與學說見解,評釋本案之歷審法院多認為系爭屋頂突出物與地下室停車位為共有部分之見解是否妥適,並評釋歷審法院所採關於系爭屋頂突出物與地下室停車位得作為專用權客體之見解是否妥適。



回目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