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期 2015/06


單元一〈論親權及監護對未成年人財產之作用——以大理院所建構之子女財產管理法制為例〉 梁弘孟

本論文的主旨在探討民初大理院就父母對子女財產之管理權所形塑之架構。在傳統中國家庭財產法的架構下,未成年子女的財產由家父長管理,一旦家父長過世而子女尚未成年,則子女財產管理權的歸屬又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原則上歸屬於家父長之妻,然而,實際的歸屬又隨著妻與子女的關係、妻是否改嫁等情況而有不同。而到了引進西方法制,處於新舊交替時期的清末民初,這種情況是否因為社會變遷或法制演進而有所改變,值得進一步研究,而大理院判例提供了一個極佳的研究途徑。作為民初最高司法機關,以及在民初法制未備的背景環境之下,而因緣際會地兼具立法機關的職能,大理院就父母對子女財產管理權所作的判例,具有法制史與家庭史方面的雙重意義,一方面能藉以觀察法律上父母與子女地位的演變;另一方面又可以看出父、母及子女三方在家庭中相互關係的變遷。本文認為,大理院運用歐陸民法之親權以及監護兩種制度以作為管理權的依據,以親權作為父以及留在夫家的生母等眾母之管理權的依據,至於離開夫家的生母,大理院則使其於特定情況下對於子女財產亦有管理權,而以監護權作為依據。管理權由父優先行使,一旦父死,則由母親行使,或由眾母依其名分地位依序擁有管理權。而其就此作成的判例,延續民律第一次草案初稿的精神,對於其後的民律第二次草案乃至於現行民法親屬編均有啟發。大理院的判例巧妙結合新舊法制,提供當時社會環境的需求,雖然由於傳統中國法制與歐陸法制的差異,使其所建構之理論體系與歐陸法制有一部分產生明顯扞格,但整體而言仍是瑕不掩瑜。


單元二〈日本專利侵權訴訟最新動態〉 鈴木將文著/陳皓芸譯

本文就日本近三年的專利侵權訴訟事件判決中,值得特別關注的三件判決予以介紹分析。此三件判決,皆為自2005年起設立的日本「知的財產高等裁判所」所作成之大合議判決。 第一,關於標準必要專利之權利行使的判決,探討曾作成FRAND宣言之標準必要專利權人,其專利權行使(請求損害賠償或訴請排除侵害),是否應受到限制?若然,應受到何種限制?第二,關於專利權侵害之損害賠償的判決,探討日本專利法將侵權所得利益推定為損害額之規定,是否以權利人自己有實施系爭專利為適用前提?第三,關於方法界定產物請求項解釋的判決,探討於專利有效性以及專利侵權認定的局面,此種請求項之權利範圍應如何界定的問題。 關鍵詞:標準化、標準必要專利、FRAND宣言、權利濫用理論、損害賠償額之計算、方法界定產物請求項、解釋申請專利範圍。


單元三〈再審程序的再省思以挪威及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法制為借鏡〉 李榮耕

無論是有罪或是無罪判決,都可能會有錯誤。但是,錯誤的有罪判決所造成的傷害及成本遠較無罪者要大。是故,制度上應極力避免錯誤的有罪判決產生,也應該賦予受錯誤有罪判決者必要及有效的救濟途徑。由於制度設計上的缺失,我國法院裁定開始再審的比例極低。這意味著有相當數量的錯誤有罪確定判決未能受有救濟。這一篇論文分析我國實務運作的統計數據,試圖找尋何以法院傾向於不願意裁定再審的原因。挪威及美國北卡羅來納州都曾面臨與我國類似的局面,但也都藉由在制度上建立獨立的冤案(刑事案件)審議委員會,解決救濟錯誤有罪判決的問題。其經驗及制度相當值得我國將來修(立)法時參考。



回目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