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期 2009/12

單元一〈易科罰金與數罪併罰的交錯難題〉 薛智仁

本文處理易科罰金之形式要件在數罪併罰案件應如何判斷的問題。此一問題歷經二度大法官會議解釋與法律修正之後,並沒有獲致圓滿的解決。本文認為,以易科罰金作為替代短期自由刑執行的措施而言,固然應以具有執行力之併罰宣告刑為認定短期自由刑之基準,但是從行為罪責原則及數罪併罰之精神來看,實質上應該以各罪宣告刑為認定基準。突破此一兩難的規範狀態的唯一方法,是以優先宣告罰金刑取代易科罰金的立法,配合調整罰金刑與自由刑併罰的方法,以及引進日額罰金制。


單元二〈檢視我國販賣人口刑罰規定之演進〉 謝開平

我國刑法規範買賣人口之犯罪,可謂由來已久。從一九二八年公布施行之舊刑法,考慮將買賣人口罪改為概括規定而制定「使人為奴隸罪」,隨後於一九三五年施行之現行刑法繼受本條規定,並認為保障尚不充分而增加「使人居於類似奴隸之不自由地位」,而成為現行第二百九十六條之規定。日後因為國內爆發雛妓問題,在立法者認為「人口買賣逼良為娼惡行重大」之情況下,於一九九九年新增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以「買賣質押人口罪」作為核心之相關犯罪規定。最近,因為受到美國政府壓力,而以聯合國「預防、禁止及懲治販運人口特別是婦女與兒童議定書」作為模仿對象,又新完成「人口販運防制法」之立法。

本文依據立法演進過程,逐一檢視有關之構成要件,分析結構並解釋其中具有關鍵地位之要素。首先,透過立法理由與國際公約,補足長期以來定義模糊之奴隸概念,並因此提出類似奴隸之解釋,從而釐清「買賣質押人口罪」與「使人為奴隸罪」之關係。其次,透過結構分析,提出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各項具有疑義之部分,藉此整理出我國既有買賣人口刑罰規定之規範範圍。然後則是經由整理分析人身交易議定書之內容,得出人身交易議定書與我國法之內容,其規範方向即有所不同,而無法藉由直接新增兩者有所差異部分而予以填補。

隨後,本文藉由比較法之方式,透過具有類似情況之日本,觀察其因應聯合國公約之修法經過與成果,作為我國之借鏡。然後分析我國新增訂之人口販運防制法之刑罰規定,發現無論在整體架構或是個別構成要件之內容,均有需要改正之處,並提出可供修法參考之構成要件。

藉由檢視買賣人口犯罪之立法演進過程,本文在結論上認為,所以會不斷重複「新規定未必解決舊問題,但肯定製造新問題」之現象,應當是源自吾人未能認識既有規範、認識規範需要修改之所在、亦未能認識比較援引之規範所致。  


單元三〈非營利組織課稅制度之德國法研究〉 柯格鐘

本文主要探討在德國法上,尤其是德國稅捐通則上,有關於非營利組織課稅的相關規定,蓋一九七七年的稅捐通則在德國稅法中乃是兼具實體與程序法雙重意義的框架性規定,其對於各別稅法中有關於非營利組織免稅之稅捐優惠的規定,具有規範與補充規範的作用。依據該處之規定,主要針對德國稅法提供免稅優惠之非營利組織之型態、要件與其所從事之行為進行規範。其中闕為重要者,乃是其對於非營利組織所進行的積極性要件(公益性、直接性、無私性與唯一性)規定,對於我國法制僅設有消極性要件規定者極具參考價值。此外,對於非營利組織所得從事之免稅行為,亦有詳細而具體的規定。文末並一體檢討我國關於非營利組織課稅之現行法制上可能存在的問題,作為結論。


單元四〈相對上訴理由之程序瑕疵及其救濟-以違反就審期間問題之理論與實務為例〉 林鈺雄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二條就審期間規定,保障被告有充分準備辯護時間之權利。就審期間違誤,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相對上訴理由之程序指摘,也是觀察相對上訴理由之程序瑕疵及其救濟的典型事例。就審查順序言,法律審應先確認程序瑕疵存否,再檢討瑕疵與判決有無因果關連或存在瑕疵治癒情形,最後審查瑕疵指摘權是否因故嗣後喪失。其中,應以規範目的判斷瑕疵存否。又除非原審採補救措施以治癒瑕疵,否則應認為有因果關連。指摘權雖可因捨棄或失權而喪失,但以事實審踐行加重告知義務並記明筆錄,當事人確知其權利為要件。就此,我國實務多忽略之。此外,諸如就審期間違誤指摘權之失權主體或時點等事項,實宜立法明文規定。其他程序瑕疵亦同。


單元五〈論金融機構及其從業人員防制洗錢之法律責任──以洗錢防制法第七條、第八條罰則規定之探討為主〉 林漢堂

洗錢行為會與大多數的犯罪共生,並侵害諸多社會、國家法益,抑且危及國際金融秩序,故「洗錢」自一九八八年聯合國反毒公約予以確立罪刑化原則後,已漸成萬國公罪。嗣在有關國際公約、建議及聲明之接續宣示、要求下,世界各國均戮力投入共同預防、打擊洗錢犯罪之國際聯合陣線,身為地球村的一員,不管就自我防護或國際責任以觀,我國均須盡力於洗錢防制立法品質及執行成效之檢討與策進。

國際上對抗洗錢犯罪之策略有鎮壓式及預防式兩種,其中預防式策略尤具事半功倍之效。金融機構居於預防洗錢之關鍵地位,我國洗錢防制法承依有關國際公約之規範內容,律定防制洗錢注意事項等有關金融機構預防洗錢作為要求,其中第七條、第八條所列大額通貨交易及疑似洗錢交易申報更列有罰則,理應有所規範效果,惟金融機構配合實施防制洗錢申報無可避免會增加其營業成本及造成營運不便,甚至減少營運收益,欲使其確實依法申報,有賴足夠強度之法律效果加以「他律」,而現行法條規定有違反洗錢防制申報者,僅處「金融機構」(而不包括實際執行金融業務之個人)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之不算高的罰鍰,其規範強度是否足夠似有可議。本文爰基於比較法基礎,參考他國立法例,並分從法理上之可責性、事理上之正當性及事實上之效益性等面向,析論對怠於洗錢防制申報之金融從業人員科以刑罰之可行性,並在獲致否定評析結論之同時,另為提出在制度面及執行面之相關綜合策進建議,冀利有效提升洗錢防制之成效。



回目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