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期 2006/12


單元一〈論地方法規之位階效力-地方制度法第三十條「中央法破地方法」之辨正〉詹鎮榮

地方自治團體透過法規制訂權之行使,得以實現其「自我規劃」與「自我呈現」之目的。地方制度法分就地方任務屬性之不同,賦予地方自治團體得制訂自治條例、自治規則以及委辦規則之立法權限。在法規範位階理論基礎上,地方制度法第三十條建構了「中央法破地方法」之位階效力原則,規定地方法規牴觸中央或上位法規者無效。有鑑於地方自治權受憲法之制度性保障,地方自治團體在此範圍內享有自治立法高權,故在判斷地方法規是否牴觸中央或上位法規時,思考脈絡應有別於同一行政主體上、下位法規間位階關係之情形。在此,「地方自治權之保障」為認定地方法與中央法有無規範內容衝突時之關鍵斟酌因素。

本文參酌日本「法律先占理論」以及德國「聯邦法破邦法」之相關制度,就地方制度法第三十條之規定嘗試提出較細緻之思考路徑以及解釋基準,俾辨正其真正之規範意涵,並使地方自治權之保障以及全國法秩序統一性之維護兩者間得以獲得合乎規範意旨之調和。尤其就自治事項而言,應在中央法規框架性質以及類型獲得確認後,再據以判斷地方法規之實質規範內容是否與其具有一致性。規範要件抑或法律效果之外觀上單純不一致,無由作為認定地方自治法規牴觸中央或上位法規之唯一準據。毋寧,倘若地方自治法規之規範要件或效果形塑尚屬在中央法規所設定框架之限度內者,則即使罰則較中央法規為嚴苛,抑或給付標準較中央法規為低者,仍應認為係屬地方自治團體因地制宜之自治權行使結果,而應予以尊重與保障,尚不得逕謂牴觸中央法規而無效。


單元二〈稅法之解釋函令的效力-以稅捐實務上娼妓所得不予課稅為例〉柯格鐘

本文以「娼妓所得免予課稅」之實務為例,說明稅法上解釋函令之效力。亦即,稅法之解釋函令為行政機關為統一法律之解釋運用而作成,原則上僅具有拘束內部,亦即機關自身與其所屬公務員之效力,而無對外之規範上效力。多年來對於娼妓所得免予課稅之實務,既不構成習慣法之基礎,亦不得成為免稅之依據,故娼妓所得免稅為違法實務。根據量能課稅原則、依法課稅原則與稅法之競爭中立性,娼妓所得免稅之實務亦應加以改變。此種改變應由行政機關採取主動行動。在考量納稅義務人信賴其所得免予課稅之利益下,過往年度之所得、年度中變更解釋函令前已經取得之所得,應維持免稅待遇,但往後年度之所得、年度中變更解釋函令後才取得之所得,即應予以課稅。


單元三〈論環境法於科技關連下之立法困境與管制手段變遷〉王毓正

隨著環境問題的逐漸具有高度科技關連性,國家作為公益的維護者即面臨兩個共生卻又衝突的目標,亦即一方面必須型塑利於科學與技術發展之環境,以促使科學與技術能持續進步,以利公益實現;另一方面,卻又須為人民建立危險防禦與風險預防機制,以免人民無助地暴露於科技風險當中。此一共生又衝突的目標關係特別是立法者所必須面對的挑戰。亦即立法者必須避免罔顧環境問題的高度科技關連性,以及一味運用傳統命令控制的手段,以免不但無法產生「技術推進」的效果,反而變成害怕技術(technology chiling)效應,造成阻礙科技發展之窘境。

因此當代與環境保護相關的科技立法之特性以及在此背景下立法者所面臨之困境為何即有認識之必要。並且亦應順應此困境,試圖提出傳統的管制手段與立法程序轉變之必要,以及可採取之管制模式,鑑於此,本文乃嘗試以環境法之科技關連性(technikbezogen)為論述中心,藉此凸顯環境問題與科技間難以切割的關連性,而使此一科技關連性於未來學說探討或乃至於法制建構上能獲得應有之重視;也希冀透過環境法學中科技管制之理論與經驗的介紹,能對於科技法中之其他法領域產生些許參考作用。


單元四〈從法律觀點論公立醫院之設置必要性(下)〉林蔚芯

我國的公立醫院體系,早自日治時期即已開始建置,近年來在成本、市場及效能的檢討聲浪下,卻面臨前所未有之經營困境與危機。政府對於公立醫院之組織再造、多元化經營以及民營化政策,已持續進行多時之中。所幸全國人民經歷民國92年SARS疫情防治的嚴酷考驗後,公立醫院的存在價值與重要性重新被肯定。因此,在公立醫院進行組織改革之際,本文嘗試從從法律的觀點來探討公立醫院設置存續的必要性。

首先探究我國憲法在第157條明定 國家應推行公醫制度的理由,以及公醫制度作為國家保障人民健康生存權所明文應推行之國家任務,與現實上存續已久的公立醫院體系,兩者間之關聯性。其次則介紹我國當前公立醫院體系現況,並分析我國目前的醫療生態環境,以檢討公立醫院體系在現代社會中之設置與存續必要性。再者,針對公立醫院設置與存續的決定權限問題,整理出各類公立醫院的設置機關、法源依據與其組織法規,以及裁撤公立醫院或為組織調整的法定事由、法定程與決策權之歸屬。


單元五〈論股東於公司之地位-股東於公開發行公司角色與功能之檢視〉陳俊仁

當公司組織由閉鎖型公司轉變為公開發行公司時,將產生股東組成的改變、與經營管理結構的改變。就股東組成的改變而言,原本積極參與公司經營之積極股東,將為新加入之消極股票的投資人所取代;而就經營管理結構的改變而言,由於專業經理人之引進,原有之積極參與公司經營之股東,亦將由積極而轉向消極來發展。職是之故,將造成公司的出資者,不再掌握其出資經營與管理,而係由專業經理人來掌控,此轉變,即為伯里教授與敏茲教授所提出之「企業所有與企業經營分離」現象。此作為大型公開發行公司現象之分析,自無疑問;但作為公司組織發展之趨勢,與公司法制修正之指導原則,其適當性與否的問題,當值得細細地加以探究。

依據伯里教授與敏茲教授之分析,無論「企業所有」與「企業經營」如何分合,股東為「企業所有人」之地位,則恆常不變。此股東為「企業所有人」之定位,是否適當,似不無討論的空間。而此股東為「企業所有人」之定位,亦與我國傳統公司法學因股東對公司之出資,而將股東視為公司所有者之財產法思考,完全相同。將股東定位為公司所有人是否適當,實不無討論的空間;然而,此定位所將產生的問題,並非僅止於公司法學之學術討論而已;將股東視為公司所有人,最大的問題乃在於其將必然導致股東權益至上之結論,而使得所有公司議題的分析,與制度的設立,必然朝向監督制衡公司經營者,與股東利益之維護來發展,其所牽動者,將非僅止於公司、股東、經營者,甚或將擴及至債權人、員工、社區、乃至於整個社會。職是之故,股東於公司之地位問題,誠為現代公司法學與公司治理的核心課題。

本文試圖藉由釐清還原企業所有與企業經營分離之原貌,並檢視其所蘊含將股東地位為公司所有人之適當性;同時,並試圖超越公司為股東所有與股東權益至上之迷思,並對股東於公司組織中之地位,加以重新定位,將股東視為與其他公司參與者同一之地位,而非將股東利益凌駕於其他公司參與者之上,建構出以「公司利益」為中心之現代公司法學思維。



回目錄

 


Top